首页 登录

马上评丨近百学生陪老师过年“陈家军”师生宴何以成了网红

<p>  最近,一张“陈家军新年会”的照片在高校朋友圈刷屏。照片里挤了近百人,从小丫儿到六十几岁的老人,大家簇拥着清瘦儒雅的学者陈畴镛教授,和他身边优雅慈祥的夫人。 “陈家军”研究生年会,从1999年开始每年举办,已经持续了20年。这个特殊的年会里,从大学教授、政府官员到企业高管,全都是陈教授的徒子徒孙。他们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,陪已经退休的恩师喜迎新年。</p><p>  师生聚会的情景并不鲜见,一位退休教授组织了一场“师生大家庭年会”,何以竟然成了“网红”? 无他,线年的坚持,还是济济一堂的震撼场面,都体现了一份弥足珍贵的师生情谊。</p><p>  人们常常埋怨当下社会的日益功利世俗。大学向来有小社会之说,师生关系渐趋功利化亦常常为公众所诟病,导师“压榨逼迫”学生的事情时有听闻,甚至有人痛斥师生之间已经沦落到学生只知有“老板”而不知有老师的境地。</p><p>  林子大了,什么鸟都有,无良导师的客观存在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但绝不能因为出现害群之马就轻率质疑乃至否定整体。“学高为师,身正为范”,关爱学生乃至爱生如子,才是导师之中的主流。近百徒子徒孙济济一堂陪老师过年,这才是师生关系的真实模样。看过这场堪比春晚的“陈家军”年会,你还会把导师看成老板吗?</p><p>  “我的第一身份是老师”。曾任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、省政府咨询委员,也是全国知名数字经济研究专家的陈教授,最看重的却是老师身份。</p><p>  爱生如子的陈教授,最见不得“学生因贫困耽误学业”。在他30多年的教学历程里,资助了无数学生,有时资助一位学生就要花费一年工资的三分之一左右。他们中许多人成为现在的大学教授、名企高管,可当年,不少人差点因为家庭经济原因无法深造,有学生感言“没有陈老师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</p><p>  生活上关爱学生,治学严谨的陈教授对学生在学业上则管得很严,哪怕是学生交的小论文他都会逐字逐句改,标点符号都不放过,有时为学生改三四次才投去发表。这样的严厉,背后是深深的关爱,学生们都能深切感知并发自内心地尊敬他。</p><p>  “亲其师,则信其道”。师生之间绝不只是简单的授业解惑关系,更在于师生情谊的孕育、养成和迸发。师生情谊让人温暖,给人力量,教书育人既要有学术造诣上的高度,也要拥有关爱学生的温度,师生传承不是“学术流水线”,导师和学生之间更不是老板和雇工的关系。马上评丨近百学生陪老师过年“陈家军”师生宴何以成了网红</p>